经节查询:

本书系李弟兄于一九八一年十一月,在香港、台北两地带领亚洲众召会事奉训练,所释放的信息集成。第一至十四篇讲于香港,编为上册;第十五至二十八篇讲于台北,编为下册。

第二十四篇 主在美国恢复的往前

关于主恢复的历史,我们多半说到消毒、杀菌的工作。或许有人会感叹说,他们来参加这样的训练,主要是想听一些好听的,怎么这次说召会六十年的历史,好像都是打仗史。不错,一个人的生存,就是一部争斗史;我们的身体天天都在和各样的病菌争斗。一天二十四小时,我们只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工作,其他三分之二都在争斗。睡觉、吃饭、运动、洗澡,都是在争斗;因为睡不好,吃不好,甚至消化不好,都会生病。所以,除了八小时作工之外,其余的时间,我们几乎每分每秒,都在和病菌争斗。空气中布满各种病菌,随时能为害我们;我们不争斗,就无法存活。我们一旦抵抗不了病菌,病菌就会侵击我们,我们就生病了。所以,我们必须争斗,以征服病菌。

整个基督教满了细菌。细菌是无孔不入,防不胜防的;你随手随处一摸,就是一手的细菌。举例而言,我们读过一九六六年史百克弟兄的讲道记录;其中有几句话讲得很好,也很对。他说,‘基督为召会舍了自己,…你看见召会,…就是看见了基督;…你看见祂,…就看见了召会,…召会乃是无价之宝。’然而,在这样一个好东西上面,却有一大堆细菌。他在这段话的前面说,‘有人对我讲召会的道理,讲召会的真理,讲召会的立场…,不管…怎么说,我是要看他们接纳多少基督所已经替他死的人。不拒绝任何人,也不成为闭关的。’这些话是指着我们说的,因为只有我们对他讲召会的实行和立场。

没有人会相信,这样一个属灵的人,居然能误解我们到这种地步,一口咬定我们是闭关的,是拒绝别人的。若是你花工夫走遍全球,认真研究各种基督徒团体,在众多的基督徒团体中,没有一个像我们这样敞开,像我们这样实实在在接纳众圣徒。除非人没有得救,或得救后还拜偶像,其他我们没有不接纳的。即使是史百克弟兄,我们明知他不接受倪弟兄有关召会实行和立场的交通,但我们不只没有拒绝他,还接纳他,并请他来访问。特别他第二次来时,我们还像接待上宾一样接待他。然而末了,他知道我们这里的工作,是建造在立场上,就不应该找机会打击这个。更不该在回去之后,还写信给我们这里受带领的青年人,说我在这里对召会的基础有错误的强调。那些青年人就以此作文章,想要推翻这里的工作。这样,我怎能再邀请他来呢?所以,我写信告诉他,在远东这个局面未清理前,我们很难再请他来供应;但我们并没有说不接纳他。

这样一位将近七十岁的属灵人,有智慧出来作工,难道不知道怎样供应人?为什么要摸一些是非的问题?并且在讲台上疾言厉色的说,‘你们把基督弄成小基督,把召会弄成小召会。’还说我们是闭关的。所以,他是完全没有看见,并且判断错误。他应当知道,我们虽然讲立场,却是最公开的。有人来聚会,我们不问他受浸是滴水,或是浸水;我们也不管他说方言,或不说方言;只要知道他得救了,我们就接纳他。然而,史弟兄却一口咬定我们是闭关的。我们要呼天唤地作见证,不是我们不接纳所有圣徒,而是他们不来,他们要留在他们的团体里。

这就给我们看见,基督教里到处有细菌,不只新神学派里有,甚至像史百克这样一位有属灵职事的弟兄,他的话里也满了细菌。虽然他的讲道,有许多话听起来很属灵,也很对,但他拿那些话来定罪我们,就太不道德。他说,无论在那一个地方,只要有两三个人有基督在他们中间,召会就得着代表。这等于鼓励两三个人就是召会,宗派的数字必然会更多。这些都是细菌。主的路是恢复的路,这些东西统统不能存在,所以我没有法子不消毒。

主在美国恢复的概略

一九六二至六三年

我们要说到一九六二至七○年,主在美国恢复的概略。一九六二年末了十天,我正式开始在美国的工作,在洛杉矶有一个特会,释放了‘包罗万有的基督’的信息。那些信息已经刊印成书。黄金就是黄金,经过十九年,那些信息仍然宝贵、新鲜、丰富、生动,实在值得你们一读再读。一九六三年夏天,有头一次的长期训练,为期六周,先有特别聚会,后有训练。那次训练的内容是包罗的,说到基督、灵、生命、召会。因着弟兄们的要求,我也特别讲了国度的信息。在讲过‘包罗万有的基督’之后,我觉得应当有正常的召会生活;这需要多方的认识。所以,这次包罗性的训练,对弟兄姊妹的帮助相当大,参加的人数也比一九六二年冬天增加许多,并且多是在美国当地的人,华人则没有增加多少。因此,召会生活不但开始,也有了相当的基础。

一九六四年

一九六四年夏天,在洛杉矶的特会里,我专特的讲到‘神的经营’,特别讲到神要如何把祂自己作到人里面,并且说到人的构成,人如何受造,有身体、有魂、有灵,而灵如何是个接受神的机关。同时,也说到神是三而一的;这三而一不是为着道理,乃是神为着把祂自己分赐给我们的一个步骤,一个手续。神是三而一的,才能把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;而我们人也有灵、魂、体三部分。首先,我们的灵把三而一的神接受进来,然后祂要从我们灵里,浸润到我们的魂,最终浸润到我们的体,将我们全人变化。这就是神的经纶,神的经营。

一九六五年

一九六五年夏天,聚会的地方搬到艾尔登街。那个会所原来是闭关弟兄会的,后来他们人数减少,多半搬往郊区,就把市区内的会所出售。我们买下来,一九六五年搬进去。那一年,我们在艾尔登会所(Elden Hall)有特会和训练,专讲吃,讲圣经是一本吃的书。我点出创世记第二章,神把人造好之后,第一件事就是要人吃。祂把人放在生命树跟前,告诉人,树上的果子都可以吃,不过要吃得对,吃得不对就会死。接着来到出埃及记,以色列人出埃及,过逾越节时吃羊羔的肉;以后在旷野吃吗哪,进了迦南吃迦南地的出产。可以说,以色列人的故事,就是一个吃的故事。

有许多人特别喜欢讲逾越节,却没有一个人讲逾越节的重点,是在于吃羊羔的肉。他们都讲血,也爱唱:‘我一见这血,我一见这血,我一见这血,我就必越过你,不毁灭!’(诗歌六八五首,副歌。)这是宝血。然而,他们没有看见,抹了血之后,还要吃羊羔的肉,束上腰带,穿上鞋,预备要走路。(出十二6~11。)你若只是天天抹血,抹了二十八天,却不吃羊羔的肉,怎么能走路?不要说二十八天不吃东西,即便是两三天不吃,我就无法好好讲道了。然而,我每次在这里讲道,好像都比你们年轻人还活泼,那个动力就是从吃来的,吃得好就有力量。

到了新约,主耶稣来了。祂对门徒说,‘我就是生命的粮,到我这里来的,必永远不饿;…吃我的人,也要因我活着。’(约六35,57。)在马太福音里,主也用筵席作比方,说,‘各样都齐备,请来赴婚筵。’(二二4。)路加十五章里,浪子回家,基督教只注意父亲给他穿上袍子,却没有看见儿子回家是为着吃,因为他在外面连猪吃的豆荚都不得吃。父亲懂得儿子的心,就快快吩咐奴仆,把‘那’肥牛犊宰了,大家吃喝快乐。(23。)‘那’肥牛犊,表明父亲早就预备好,指定好了。这就是救恩。然而,基督教的福音却把吃肥牛犊忽略了。他们讲义袍,就是基督作我们的义,给我们穿在身上;却没有看见基督乃是肥牛犊,给我们吃到里面,使我们饱足快乐。

不只新约四福音讲吃,保罗来了,也讲吃。他在哥林多前书说,‘并且都吃了一样的灵食,也都喝了一样的灵水。’(十3~4。)又说,‘我们守这节,…只用…无酵饼。’(五8。)‘我们…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,成了一个身体,且都得以喝一位灵。’(十二13。)

在江苏镇江、扬州一带,有一句俗话说,‘早晨皮包水,晚上水包皮,你就健康了。’早晨起来去喝茶,就叫皮包水;晚上到澡堂去泡澡,就是水包皮。早晨上茶馆皮包水,晚上到澡堂水包皮,就着人来说,一定健康。然而,灵恩运动的人只有水包皮,没有皮包水。这意思是,他们只注意,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,却没有饮于一位灵。所以吃主、喝主,乃是基督教里所忽略的。

那次特会,一位美籍弟兄带着一位牧师朋友也来参加。他们两个人听了这话,觉得真是希奇;因为他们读过圣经,也读过神学院,却从来没有看见,整本圣经原来是讲吃。

后来我又讲到,圣经末了一卷,启示录二章七节说,‘得胜的,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。’十七节说,‘得胜的,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。’三章二十节说,‘我站在门外叩门;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,我要进到他那里,我与他,他与我要一同坐席。’到了最后一章,那里有个应许:‘那些洗净自己袍子的有福了,可得权柄到生命树那里。’还有一个呼召:‘口渴的人也当来;愿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。’(二二14,17。)当时在座的,没有一个不感觉闻所未闻。我虽然不是美国人,英文讲得也不是太好,但大家都喜欢听,因为他们都饥饿。我告诉他们:‘你需要基督,基督不仅是你的救主,基督也是你的食粮;基督不仅是你的生命,基督也是你生命的供应。’那些得救、爱主的信徒,听了都非常欢喜。

一九六六年

一九六六年我讲到祭司的体系、祭司的职事、祭司的事奉。每一个基督徒在吃主饱足之后,就应当要尽职。一九六七、六八年,我们继续加强这一系列‘祭司的体系’和‘吃’的信息。

一九六六年下半年,我们开始实行祷读主话。祷读一进到美国各处的召会聚会中,人就活了。初期,众人活到一个地步,几乎连天花板好像都要飞了,那种光景真是无法形容。我作基督徒多年,参加的聚会不知凡几,最活的聚会要算是祷读了。我年轻时,也参加过灵恩运动说方言的聚会,甚至带一、二百人说方言;然而,我觉得真正叫人活的路乃是祷读,只要尝过那种滋味,永远不会忘记。

有一次我出门了,就听说在洛杉矶艾尔登会所那个聚会里,弟兄姊妹把以弗所六章圣经,从头至尾祷读一遍,越祷越活。整个聚会就是祷祷读读。在那段祷读的日子中,一面,我不敢拦阻他们,恐怕圣灵在流通时被打岔;但另一面,他们实在活得太厉害,有位弟兄跳到椅子上去,我也会约束他们。以后,慢慢的就给他们一点带领。然而,在美国东岸那位有难处的弟兄,一听到洛杉矶召会实行祷读,就在那里释放‘魂的潜势力’的信息,来定罪这个实行是一种魂的潜势力。

举例来说,纽约有位年长姊妹,曾经是一位西教士,在上海作过工。二次世界大战以前,转到我们中间,常听倪弟兄讲道,并且非常欣赏倪弟兄的信息。以后她回到美国,就在纽约定居,成了那里年长姊妹的中坚,对召会非常有益处。有一天聚会结束,大家还在会所里,没有都散去。这位姊妹刚好见到那位反对祷读的弟兄,迎面而来,就用英文对他说,‘赞美主,弟兄。’那位弟兄马上打住她说,‘你这是出乎魂的,还是出乎灵的?’这位姊妹心里不愉快,也说了几句话。以后这位姊妹搬到洛杉矶,她把这件事告诉了我。弟兄姊妹,我告诉你们这事,是要你们看见,这真是一件莫须有的事,也实在是一种细菌。所以,主恢复里的难处,就在于人自己的意见、感觉和兴趣。

年轻人一定要学一个功课,不要注意这些外面的实行。有人大声喊主,你当感谢赞美主,因为他们没有敬拜魔鬼,他们是敬拜主。虽然你不会跟着喊,但你也不需要去反对。你喜欢安安静静的读圣经:‘太初有话,话与神同在…。’读完了,你就低头祷告;这也很好,没有问题。然而,有人愿意祷读:‘主阿,感谢你,太初有话,阿们。太初,太初,有话,阿利路亚,阿们,太初有话。’这有什么错呢?你虽然不大赞成,但你也无须非议。

有人喜欢引林前十四章四十节的话,说,‘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。’(国语和合本。)然而,若是不喊不叫就叫规矩,那么最规矩的地方,应当是洛杉矶著名的坟山。有些地方的聚会就像在坟山,个个坐在那里都不动,只等负责弟兄说什么。两相比较,你是要规矩而死沉的聚会,还是要又喊又叫却鲜活的聚会?

有些人说,李弟兄把聚会的方式改了;倪弟兄从来不这样聚会,但李弟兄却鼓动人跳舞,大喊大叫。这实在冤枉我。弟兄们可以为我作见证,有时,弟兄姊妹释放得太过了,我会约束他们安静些,但我实在不敢太干涉他们,因为我怕干涉圣灵的工作。祷读过一段日子后,我们发现,慢慢的,弟兄姊妹都有技术上的长进,即使喊叫,也是有条理,有秩序。然而,初期那种不懂规矩,只简单的‘主阿,阿们,太初有话,阿利路亚,真喜乐。太初有话,阿们!’实在有味道。虽然我不赞成,也不反对,但我确实觉得非常甜美。基督徒本来就是活的,不能太限制他们。

一九三四年初,倪弟兄带领查经,后来出了书,名为‘聚会的生活’。在那本书里,倪弟兄说,今天没有正式的使徒,无法设立正式的长老,所以就不能有正式的召会;然而,今天有非正式的使徒,能设立非正式的长老,因此有非正式的召会。他用了一个辞-‘非正式’。然而,不到三年,在一九三六年底,他打电报要我去参加一九三七年初的紧急同工聚会。那一次,他又带我们查经,看见安提阿的路线。他说,从前我们看见的光不够,事实上,现在的确有正式的使徒;我们就是正式的使徒,我们所设立的是正式的长老,所以也有正式的召会。请问,倪弟兄是不是很容易变呢?又过了一段时间,到了一九四八年二月,我们在福州倪弟兄家,和他有交通,有二十多位弟兄姊妹坐在另一边听。那一次他说,一九三七年,我们看见安提阿的路线,那是一面,实在准确;但那个还不够,因我们没有看见耶路撒冷的路线。安提阿的路线,是要使徒们出去到处作工;耶路撒冷的路线,是要使徒们住在一个地方。你们看他是不是‘善变’?

一九三三年,我初到上海,在我们的聚会中,姊妹不能开口祷告,其他各处的召会,都效法上海召会,姊妹也都不能祷告。所以,每一次祷告聚会,就好像一个人半身不遂,弟兄们这边祷告,姊妹们那边闭口。这是从弟兄会学来的。倪弟兄觉得这样不行,太受亏损;姊妹们也当在会中祷告。然而有的弟兄不赞成,就发生了难处。

所以,我们要切切记得,不要拘泥于这些聚会的作法。若是今天有个聚会实行祷读,或是有个交通聚会,祷告读经时,有人大声宣告:‘阿利路亚,赞美主。哦,主耶稣。’千万不要以为那样不对。这本来没有什么不对,但若是特地鼓动人这样作,就不对了。召会是一班活物,不能太给予限制,一限制就变得有难处。那位在纽约有异议的弟兄,不仅讲‘魂的潜势力’,也把倪弟兄那本‘魂的潜势力’翻成英文,为要让说英语的人以为我鼓励他们祷读,乃是魂的潜势力。其实倪弟兄那本书,百分之八十是译自宾路易师母的著作,那是针对属灵争战说的。那位弟兄拿那本书来借题发挥,实在完全文不对题。

圣经里有许多地方记载,神的子民大声欢呼,诗篇六十六篇一节,八十一篇一节,九十五篇一至二节,九十八篇四至六节,一百篇一节。那里的‘欢呼’,原文的意思是‘喜乐的喧嚷’。‘嚷’的意思,就是你喊,我也喊,大家都喊得听不出什么。诗篇中说我们要‘嚷’,人快乐到一个地步,就会嚷。如果我们大家都非常喜乐,却必须等你先说‘阿利路亚’,他再说‘阿利路亚’,最后我才能说‘阿利路亚’,那是什么?那就是机器人。人在快乐时,是无法等别人的,终归会异口同声,众人一起快乐的喧嚷。因着我们是活的,我们里面有灵,有生命,所以,绝不要太拘泥聚会的作法,要让里面的灵自由。

一九六七年

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底,在洛杉矶的特会中,我从施浸者约翰说到我们人很容易老旧,得救时虽然重生、更新了,但过不多久又变得老旧了。所以我说,‘你们个个都该去把老旧埋葬。’我并没有意思要弟兄姊妹再受一次浸,但那些信息讲得很活,很有力量。我讲过两三天后,有一天,我信息还没有讲完,有位弟兄忽然觉得需要埋葬,甚至衣服也没有换,就跳进会所角落的浸池去,说,‘我要埋葬自己。’接着,一个个都跳下去。我在那里看得心惊,心想这是怎么回事?这要怎么办?要不要叫他们停下呢?然而,我里面马上有个声音:‘你是谁?若这是圣灵的工作,你怎么办?’于是,我不敢作什么去制止他们。

这样经过一两次聚会,最后几乎连长老们都埋了。然而,我自己里面并没有感觉要去埋。因为第一,我不老旧,我一直维持新鲜,所以不需要埋;第二,若是我也去埋,就很容易变成一个实行。我没有埋,所以我有立场,当反对者批评我教导人再受浸时,我说,我从来没有再受浸,我也没有教导人再受浸,这不是我们中间的实行。这是一班弟兄们,觉得自己太老旧,所以跳到水里把自己埋葬罢了。

五、六十年前在中国,有位著名的神学家,名叫贾玉铭,他是长老会的牧师;长老会实行的是滴水礼。有一天,他在山上祷告,越祷告越经历圣灵的浇灌,里面真是喜乐。他从山上下来时,看到山腰上有个水池,就跳到水里,自己给自己受了浸。那时,他也不管滴水礼或浸水礼,只是看见一池水,就喜乐的跳进去;结果天向他开了。这才是基督徒真正的经历,这是一个活浸。

反对者不懂什么叫作生命,也不懂什么叫作灵;他们不管灵,只管他们的宗教、传统、规条。所以他们写文章,引用以弗所四章的一信一浸,定罪我教导人两次受浸。我说那个一浸的‘一’是性质的一,不是次数的一;‘一’浸是指‘一种’浸,不是指‘一次’浸。他们不认识圣经,无法领会。

以后主又给我看见,以色列人进迦南,也经过两道水,因为他们老旧了。若是他们过了逾越节,过了红海那道水,马上进入迦南美地,就不需要过约但河,不需要第二道水。然而因为他们不信、背叛,在旷野飘流四十年之久,个个都老旧了,甚至大多数倒毙在旷野,其余要进迦南美地的人,就必须再经过约但河。过约但河是埋葬旧人的意思。埋在红海底下的,是法老和他的追兵,也就是世界、撒但、和世界的势力。然而,埋在约但河里的,是十二块石头,代表老旧的以色列十二支派;再从河底拿十二块石头到岸上,代表复活、新的以色列人。(书四1~9。)这是圣经的预表。有的时候许多基督徒觉得自己太老旧,需要埋葬,需要过约但河,这在圣经里是有根据的。然而,这不能成为一个教训,也不能成为一个规条的实行;这应该是活的,是行在灵中的。

一九六八年

一九六八年一月间,一个主日上午,聚会刚开始,我里面实在觉得有个负担要说话,我就说,‘你们每一个人都能开口,每一个人最少都能说四个字。’当我这样说时,我还不知道是那四个字,我问自己,要告诉他们那四个字?然后,我就说,第一是Oh,第二是Lord,第三是Amen,第四是Hallelujah。这四个字就这样出来了。之后,我回家一想,我怎么把‘阿们’摆在‘阿利路亚’前面?照习惯应该是‘阿利路亚,阿们’才对。我再翻翻圣经,没有错,启示录十九章四节是说,‘阿们,阿利路亚。’我自己也试着操练:‘Oh, Lord, Amen, Hallelujah!’我一操练,发现节奏真对。就这样,‘Oh, Lord, Amen, Hallelujah!’风行美国各处召会,很快的就传到台湾。台湾各处召会也纷纷操练:‘哦,主,阿们,阿利路亚!’

一九六九年

然后到了一九六九年,这年夏天是一个高峰。我们首先说到七灵,七倍加强的灵;其次,是两个灵,神的灵和人的灵;第三,讲恢复的书,撒迦利亚书、以斯拉记、尼希米记、哈该书;并且讲诗篇中的基督与召会。那是在美国特会和训练最高的一次,直到今天,没有一次特会和训练超过那一次。属灵的空气非常浓厚,灵非常高昂,话语非常丰富。短短一段时间内,那些丰富的信息都刊印成书,分别是:‘七灵-为着众地方召会’、‘圣经中关于生命的重要启示’、‘神殿与神城的恢复’、‘诗篇中所启示并预表的基督与召会’。

一九七○年

一九七○年在洛杉矶有国际特会,远东众召会也组团参加。特会主题是‘基督与宗教相对’,开头一篇信息里说到施浸者约翰。我说,施浸者约翰出来尽职,不过人平常过的生活,不吃人平常吃的饭,他所吃的乃是蝗虫野蜜。他也不穿人平常穿的衣服,他穿的是骆驼毛的衣服。(太三1~4。)骆驼在利未记十一章的记载里,是不洁的走兽,不可吃它们的肉,死的也不可摸,犹太人非常遵守这个规矩;(4,8;)然而约翰出来了,却穿骆驼毛的衣服。所以,施浸者约翰可以说是古代的‘嬉皮’。这话又成了那位有难处的弟兄反对的点。

凭良心说,用今天的话形容,施浸者约翰是不是一个嬉皮呢?嬉皮的产生就是反传统,反老旧;原则上,施浸者约翰出来尽职,也是这样。那些法利赛人、撒都该人、经学家、祭司,都是有条有理的,穿祭司袍或佩戴经文,道貌岸然。然而约翰来了,完全不照他们的传统,反而在旷野,穿骆驼毛的衣服,吃蝗虫野蜜;难怪那时的人看约翰也不吃也不喝,就说他是被鬼附的。(太十一18。)

约翰不仅生活像个‘嬉皮’,连他作的工也很‘嬉皮’,完全违反传统。他既不在殿里献祭,又在旷野大声喊着说,‘你们要悔改,因为诸天的国已经临近了。’(太三2。)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来了,他责备他们是毒蛇的种类。若有人悔改认罪,他就把他们浸到水里。约翰看起来,实在不照规矩而行,但他里面却满有属灵的实际。这就是今天主恢复里所需要的。在主的恢复里不要守旧,但也不能故意作成怪样子;倒要在灵里,有自然的活出。

一九七○年也是移民年。因着一九六四年夏天在洛杉矶有特会,讲‘神的经营’,那次人数相当多,聚会的灵也相当高,很有主的同在。参加聚会的人都被主推动,个个准备要移民到美国各地,兴起召会,过召会生活。过了三周,我觉得这些圣徒仅仅来参加一个特会,听了几篇道,没有什么基础,就这样去行动,并不合式。所以到特会末了,我就对众人说,‘你们要往外移民,最少要在洛杉矶住三年。’这些圣徒都是一九六三和六四年上半年,我到各地访问时所接触的人。他们听见我这样说,都愿意接受,大部分也都搬到洛杉矶;因此洛杉矶召会的人数,一下就增加了许多。从那时起,我继续出外访问,每到一个地方,就有人愿意搬到洛杉矶。所以洛杉矶召会的人数加多,多半不是本地的,而是我到各处访问带进来的。这些圣徒就在洛杉矶住了三年。

三年满了,我感觉时候还不到,所以又说,应该再住三年。他们虽然很盼望能立刻出去,但也接受我的话,再住了三年。到了一九七○年,第二个三年满了,就开始移民出去。这一年移民的圣徒相当多,算起来有四、五百位,往十个城市去,包括芝加哥、西雅图、亚特兰大、底特律、休士顿等,一个城差不多去三、四十位。那一次移民是普及的,结果也相当成功。过了两年,人数翻了一倍。一九七一、七二年再度移民,情形也都不错。因着移民开展,人数加多,使我们产生一个错误的观念,以为我们应当大开展,并且应该往靠近校园的地方,往郊区去,去得着好的对象,而不要留在大城市里。

正是这一种空气,开了一扇门,让三、四位热心且有野心的布道家进来。他们都愿意开展、得人。到了一九七三年,大家的眼光都转到怎样发展、怎样得人的事上,所以他们就得着机会,站起来说话。他们觉得主恢复里的人数还是太少,不过七、八千而已,应当带进更多的人。这种空气弥漫在我们中间,到了一个时候,我们就忘记生命的长大,不太注意生命的事。从一九七三到一九七六年,这些有野心的人,就产生背叛,他们私下互通,计划要把主的恢复,完全拿到他们手中。他们不管召会,不管生命,只管发展、得人;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甚至说,‘你可以用污秽的手去得鱼。’意思是只要能得人,不必管方法正当不正当。

他们这样暗中作了二年之久,到一九七八年,主自己作事,把他们都暴露出来。他们在主的恢复里,没有立足的地方,只好离去;没有多久,就四分五裂,以后有的离婚,有的去爱世界,有的一事无成。全美国受他们影响而受伤的圣徒约有二、三百位,不过倒是把整个局面清理得干干净净。

一九七四年-职事站移至安那翰,生命读经训练开始

一九七四年,我们觉得职事站应当离开洛杉矶,到一个比较小的城市去。于是我们选择了安那翰,在那里造一个比较大的会所,办理训练和特会。一九七六年会所完工。从一九七四年开始,我就有负担开始带领生命读经;因为一九七三年时,我里面有个感觉,美国各处召会已经相当多,我自己也不能像十年前那样常常出去作工,应该定下来,花些工夫把主的话释放出去,而最好的方式就是生命读经。所以,我就定规从一九七四年开始,每年冬夏两季各有一次训练;每次训练十天,每天三堂,总共三十篇信息。然后,我就和一班弟兄们开始,把英文圣经重新整理、翻译。大部分不是我们自己翻,而是把权威译本里的精粹,收集在一起,再参考原文,对照我们的经历编出来,这就称为恢复本圣经。

翻译、编辑的工作,大部分是由几位美国弟兄作的,之后由我审定。然后,我根据这译本,再用很长的时间,写上一条一条的注解。写完注解,又整理串珠;我们的串珠比任何一种译本都好。再来就是写纲目,然后写三十篇信息的纲要。整理译文、写注解、编串珠、写纲目,再写信息纲要,这五项工作,需要用四个月的时间。到了训练期间,我就照着纲要作训练。

我估算进度,到一九八四年底,新约就可以作完。到那时,全本新约恢复本带注解和串珠,就可以出版了。然后,我有负担作旧约,最低限度先把摩西五经作完;然后作申言者书。若是主再给时间,再作历史书。我的负担是全地这四百六十几处的召会,都能得着话语的供应。

历代许多人对这本圣经,都有一些研读、讲解,也都有一些长处、杰作;然而却没有一本比较完整、有规模的译本。经过六十年,主给我们看见许多新的亮光,是从前的人没有看见的。我们站在他们的肩头上,得着更多的启示,这些应该释放出去;因此,我觉得应该作生命读经训练。我如同种菜园、开农场,也像经营超级市场一样,菜蔬、鸡、鸭、鱼、肉,应有尽有,丰丰富富,能供应各处神儿女的需要。

一九七八年,那班背叛的人都离开了,生命读经训练继续作下去;众圣徒也都醒悟,不再只注意人数多、发展快、得着多少地方。我们又回头,注意生命的长大。我们越过越清楚,主的恢复不是人数加多的发展;主的恢复乃是生命长大,往外蔓延的扩展。

已过的历史给我们看见,没有一个地方是因着我们去,得了许多人,得着一个城市而开展的,都是三五个人到一个地方,同心合意祷告,慢慢再加几个人,在生命上长大,而逐渐扩展出来的。日本是这样,美国也是这样。然而,一九七三年以后,我们却注意大量带进人,这不是主恢复的路,所以主打住了我们。现在,我们的眼睛清楚了,又回到原初的路上,好好注意生命的长大。因这缘故,训练的空气也转了,信息虽然照旧,但内容丰富,注重供应生命,让生命长大。我们不是走一条广阔的路,容易发展、普及;我们乃是走一条狭窄的路,隐藏着让生命长大,自然的往外普及。人得到我们生命的供应,就进到主的恢复里。这是主当初在地上所走的路。虽然使徒们大有权能,但他们所走的也是这条路,绝非一般基督教所走的。

主的恢复无论往那里去,打仗是不可避免的。外面的反对、里面的搅扰、对真理的意见、种种的感觉和说法是难免的。我们都要在这里学功课,怎么应付这些难处。另一面,我们总要积极的,一周至少有八小时,好好作工,把生命供应出去。所以,我们都需要在主面前有祷告、有学习、有对付;这样,才能有真实的东西供应给人。

韩弟兄见证

埋葬不是李弟兄发明的,是一九六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,李弟兄在一个聚会中交通:‘施浸者约翰是从旧约转到新约的人。他不在圣殿里教导人,乃是在旷野里教训人。有些人听了他的话,很受感动,就问他该怎么作?施浸者约翰说,埋了!’就在那个时候,有位弟兄站起来,问李弟兄说,‘李弟兄,我以前在浸信会多年,受过浸,后来又到弟兄会去,也正正式式受了浸,但我觉得自己很老旧,你看我该不该埋葬?’李弟兄就说,‘照你的感觉作吧。’然后李弟兄还继续他的讲道。这位弟兄就一个人走到浸池边,我正好是服事施浸的,看到这位弟兄走到浸池边,就赶快拉开池盖,他就跳入水中埋葬了。其他弟兄们见状,也一个个跳下去埋葬。我看看长老,盼望长老们说话,或是停止,或是鼓励;殊不知,再一看,长老们也都下去埋葬了。

我能见证,李弟兄向着主圣灵的引导是完全敞开的,因为当我看到长老们也都下水埋葬时,我就看李弟兄要怎么处理。李弟兄只是在那里用灵呼求:‘哦,主阿,主阿…’他没有说停止或继续。我从此事,在李弟兄身上学了一个功课,他不持守自己已往的经历,乃是一直向着圣灵敞开。

看到许多弟兄姊妹埋葬,我里面很喜乐,觉得他们都该埋,因为他们从前有的是在灵恩运动里的,有的是基要派的,这个会、那个会的。然而,后来圣灵点着我说,‘你。’那天晚上,我们约有十多位弟兄,在一位弟兄家通宵祷告。我们先把自己埋葬,然后把从台北来的弟兄姊妹,以及纽约的弟兄姊妹都一一题名埋葬了。

问答

问:追求属灵的事和追求属灵的生命有没有什么讲究?

答:追求属灵的事,和追求属灵的生命,是有分别的。比如,你追求说方言,追求能力,追求有恩赐,追求有口才、能感动人,这些都是属灵的事。至于属灵的生命,乃是你和主交通,你在灵里敬拜祂、祷告祂,愿意把自己交给祂,让祂在你里面有地位,能运行,得着出路。并且祂也真是在你里面,对你说话;你也照着祂的话,得供应、蒙光照、受对付。换句话说,追求生命就是追求主自己,让主在你里面有地位;顺从祂的话,随祂而行。这样,你的生命一定长大;在这个长大里为主所作的,就是属灵的事奉。不论是传福音、探访人、或在召会中事奉;这些外面的工作,都应该是从里面的生命长出来的。这是正常的,既没有细菌的毒,也不会产生难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