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节查询:

本书系李弟兄于一九八一年十一月,在香港、台北两地带领亚洲众召会事奉训练,所释放的信息集成。第一至十四篇讲于香港,编为上册;第十五至二十八篇讲于台北,编为下册。

第五篇 道理的见解拦阻主的恢复

我们读历史,目的不是为着翻旧事,乃是希望从历史中,看见清楚的亮光,得着准确的启示。道理总是理论,是比较渺茫的;而历史是事实,乃是铁定的。虽然有时人对历史的看法,各有不同,但事实终归是事实。今天我们读已往召会的历史,也应当知道一点近代的事,就是今天基督教的情形,好能有所对照。

主的恢复在美国起头时所遭遇的反对、攻击

主的恢复初到美国时的背景

约在二十年前,主在美国兴起一班人,他们的年龄大多在三十岁上下,是属于一个专门在校园传福音的学园团契(Campus Crusade),发起人是一个爱主、对福音热心的人。他们专作大学校园的工作,而且作得相当有成绩。一九六几年时,他们中间带领的工作人员,有五十位左右,因着对校园福音工作有问题,全都离开了。那时正是主的恢复到美国去的头几年,那些离开的人,有些就到了我们在洛杉矶的艾尔登会所(Elden Hall)聚会。他们经常听我讲道,表示相当的敬佩、接受,我也曾受邀和他们一同吃饭。当中有一位,以后却厉害的反对我们,并且写了一本非常恶毒的书-‘弯曲心思的人’(The Mindbenders)。他们先跟我们接近,而后转为非常的反对我们。那时他们刚离开校园福音工作,正在彷徨不知要走那一条路,他们的确考虑过要走主恢复这条路。可惜,这条路不是有才干的人能走的,也不是要地位、要工作、要前途的人能走的。

那些人所以考虑走这条路,是因他们在一九六○年代,正值美国青年人大倡思想革新,年轻一代拒绝传统的老东西;他们不要传统的家庭制度,也不喜欢一般基督教的光景。由于这种反传统、反文化的背景,就产生了嬉皮文化。那些爱主的青年基督徒,不一定乐意作嬉皮,却乐意脱开老基督教的那一套。就在这个当儿,主的恢复到了美国。在一九六二年五月间,第一个正式的聚会在洛杉矶开始。那时的确是得着了一班青年人,都是二十岁出头,他们爱主、追求主,就转到主的恢复这条路上,今天都成为主恢复中有用的人。

反对者的产生

一九六七、六八年,主的恢复在美国已经有五、六年,那些本来在校园福音工作中领头、拔尖的,都离开了他们所在的团体,想另找一条出路。当然,他们很了解美国当时的情形,知道老基督教不能应付美国青年基督徒的需要。他们不断的来听我们讲道,读我们所出版的书报,认为很可能主的恢复就是一条新的路,能应付美国青年基督徒的需要。然而,他们没有完全进到我们中间,只进来了约四分之一;他们没有完全投入,只是与我们有所接触,目的是要观察我们。

他们主要的问题,在于他们想要作使徒,希望我委任他们到美国各地作使徒。他们个个都是好的讲道家,是拔尖的;但他们逐渐发现,在我们中间没有地位。在我们中间,越是想要地位的,越没有地位;这是我们的家风。所以他们就放弃了这条路,选择另一条路。他们认为,基督教所以这样分裂,就是因为不遵守传统,不遵守基督教在头五、六个世纪所召聚各次大会(如奈西亚大会)的议决。所以他们作出一个声明,愿意回去遵守头五、六个世纪,一切大会的议决。他们认为东方希腊正教比罗马天主教更合乎圣经,因此他们自己组成了一个团体,称作福音正统教(Evangelical Orthodox Church,简称E.O.C.),他们要跟随希腊东正教。

攻击的兴起

他们认为他们那一套,在美国算是一个新东西,足能应付新时代美国青年基督徒的需要。同时,他们也认为,要把那一套东西实行出来,非先打倒倪柝声和李常受不可。然而,后来有人题议,倪柝声的书太盛行,赞成的人太多,不容易打倒;所以他们就决定,先打倒李常受,以后再打倪柝声。结果他们出版了‘弯曲心思的人’一书,来攻击我们。他们那些谈话记录,我们都有确实的凭据。

反对者的下场

我们在这里读一点历史的事,是因为我们现在所走的路,所摸着的东西,以性质来说,是太重大了,并非一件小事。以后,他们虽然一直反对我们,一直想要推动他们的东西,但结果不只我们否定他们,就是基督教的公会,也一同否定他们那种复古的作法。

主的恢复不是有才干、要地位、要工作、要前途的人能走的

这些事归结起来就是人的肉体,要寻求前途,寻求工作的成功,寻求地位等等,就借着真理来打仗。我们读历史,从历史中得着光照,得着教训,就是要切记,不可为自己的地位、工作、前途,而借一个真理为题来打仗;这是得罪神的。我们来摸主的恢复,摸主的真理,我们的心必须清洁。我们必须说,我们无所求,也无所要;我们不要地位,不要前途,不要工作,我们什么都不要,就是要单单的爱我们所信的主。我们愿意与祂合一,与祂成为一灵,活出祂来。同时,我们愿意接受这样单纯爱主、活出主之人的帮助,愿意和这样的人一同事奉、传福音,一同供应人,好叫人得着基督,得着丰盛的生命。若是这样,我们就在正路上;若不是这样,无论我们在不在主的恢复里,都会有问题。

若是主给我们一点机会,使我们有一点成就,我们就想发展自己的工作,守住自己的地位,为着自己的前途,结果我们就会被暴露,我们实在的情形会显出来,然后在这条路上,我们就无法走到路终。因此,当我们来读历史时,千万要看清楚,绝不要因着地位、工作、前途,去为真理争战。否则,就算我们所争的真理是对的,但因着动机是错的,我们还是不能站住。

关于覆伦敦罗区福街聚会的信

上一篇题到一九三五年,倪弟兄覆伦敦罗区福街聚会弟兄们的信,为着鉴往知来,盼望我们众人,都能把这封信,好好读过。(见倪柝声文集第二辑第六册,一八二至一九六页。)这封信可说是历史性的,也是经典的,自有其价值。我们的弟兄倪柝声,在这封信里的负担,主要是为防止基督徒的分裂。这封信的内容,主要有十五个点,其中第十二点说到,使徒怎样在食物和日期的事上,让人自由;这是根据罗马十四章。在那里,保罗说到接纳信徒的事,特别题到两个例子。一个是关于饮食,也就是吃的问题;有人说百物都可吃,有人却只吃蔬菜。第二个是守日的问题,好像今日的基督徒,有的人主张守安息日,有的人主张不守安息日,只在主日聚会敬拜。

在保罗的时代,的确有这两种争论,并且争论得十分厉害。当然,保罗非常认识神,也非常明白真理;他绝对知道在新约时代,守日是不需要的,并且什么都可以吃。然而,他在罗马十四章的态度是,若有人要守日就让他守罢;不要争辩、审判。人愿意只吃蔬菜,就让他吃罢;也不要与他争论。保罗的态度非常宽大,他给人绝对的自由。

不仅如此,保罗在歌罗西二章十六至十七节又说,‘所以不拘在饮食上、或在节期、月朔、或安息日方面,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,这些原是要来之事的影儿,那实体却属于基督。’保罗在罗马十四章的话,是根据一个宽大的态度;这里的话是根据一个属灵的事实。这个属灵的事实就是,在宇宙间一切正面、积极的事,如节期、月朔、饮食、安息日等,都是影儿,实体却是基督。基督才是真实的安息日,叫我们得安息;基督才是真实的月朔,叫我们在晚间黑暗时,有一个光明的新起头。基督才是我们的真食物,如果我们每天只吃三餐,不吃基督,我们就只是吃影儿,不吃实际,那是很可怜的。智慧的王所罗门也说,‘虚空的虚空,虚空的虚空;凡事都是虚空。’(传一2。)所以保罗认为,既是这样,在歌罗西的圣徒,就不该抱着影儿穷辩,乃该离开影儿,来享受基督。

我们稍微题到了那封信的其中一点,给我们看见那封信实在含意丰富。其终极目标就是要给弟兄们看见,必须照着神的心意活基督、享受基督,让圣灵有绝对的主权,而不要去管规条、道理、意见,才能防止基督徒中间的分裂。

注重道理的见解,产生意见,导致分裂

基督徒中间的分裂,主要是出自不同的意见;不同的意见,主要是根据不同道理的见解。所以在主的恢复里,我们要确切认识,不能过于注意道理的见解;一注意道理的见解,我们许多奇怪的意见,就会出来。二千年来,基督徒中间争论不休,都是为此。我们前几篇已经说过,弟兄会的弟兄们被主兴起,对属灵的事有相当的认识,他们在起头时,实在高举基督,让圣灵有主权。然而,因着他们过于注重道理的见解,以致产生许多不同的意见,开始有了分别,结果就分开、分裂了。

不仅如此,他们还根据道理,立了一些规条,如闭关弟兄会立了一个规条,即使一位弟兄很爱主,很属灵,但若是他还在公会里,就是一个‘恶伴侣’,绝不可以接纳他。这规条如同铜炼、铁栓一样打不开。所以,即使像戴德生这样一位爱主、属灵的人,也不为他们所接纳。然而,他们中间另有一班人,如慕勒(George Muller)等,就不赞成这规条,他们因此分裂了。

倪弟兄不注意道理的见解

有一件事,是直到永世任谁也不能否认的,就是主恢复这条路,亮光和真理,启示和异象,乃是倪柝声弟兄带给我们的。无论至今,倪弟兄遭遇了多少迫害,有多少人反对他,我们永远不能否认这事实。因着他从召会历史,学到深刻的前车之鉴,特别受弟兄会光景的提醒,他绝不敢注意道理的讲解,也没有把这个风气带进来。所以,我们这班和他同时一同走这条路的人,也都受他影响,学他的作法,不去注意道理的见解。

从一九二二年,倪弟兄在福州建立第一个召会起,直到一九五二年他入狱为止,他从没有为道理分争;我们中间也从没有道理分争的事。在那段期间,虽然在主的恢复中,曾多次出过问题,但都不是出在以争论道理为借口上。

在香港开始争论道理

直到一九六○年,香港开始有人定罪我讲异端,说我讲基督是灵,乃是破坏了传统三位一体的道理。从那时起,才开始有了道理的争论。传统的‘三位一体’,说神是一,不是‘一个’的一,而是‘一体’的一;他们认为神是三位,所以实在说来,‘三位一体’这个传统的名词,才真是异端。

从第一世纪,特别是第二世纪以来,那些大解经家对于基督身位的学说(Christology),起了很大的争论。他们把基督身位的学说,完全联在三位一体上。他们说,神是三位,一位父,一位子,一位灵。所以无论是希腊东正教,或是罗马天主教,都画了许多不同的图像,来表现三位一体的神。有的是画一个人有三个头,有的是画一个头有三个脸。我们实在难以相信,他们会用这样的图画,来表明我们的神。

我曾于一九五八年和七七年,先后去过罗马梵谛冈。那里有一个画廊,里面有两幅大油画,从地板直达天花板。一幅画的是三位一体的神,一个白胡子老先生坐着,一个青年儿子站着,还有一只鸽子飞在上面。另一幅画里也有这三位,但其中多了一位青年女子站在那里,是圣母马利亚,成了四位一体。他们用这样的图画,来描述这位奥妙的三一神,就给人一个错误的印象,以为有三位神。

一九五九、六○年时,香港召会首先有人定罪我讲异端,后来这位定罪我的人,在一九六四年,正式写了一封信向我认罪。一九六五年,这位弟兄到了美国,要到洛杉矶来见我,我便到机场接他,把他接到家中。在我家客厅,我们敞开交通。我就问他对三一神的看法,到底神是几位。他清清楚楚的说,‘三位,父一位,子一位,灵一位。’我说,‘弟兄,你切不要这样说。’他还和我辩论说,‘诗篇八十二篇一节不是说“诸神”么?’我们读全本旧约就知道,天使称作大能者(mighty ones),有时神也称作大能者,这‘大能者’一辞,在一句话里是指什么说的,完全要看上下文。我告诉他:‘诗篇那里的“诸神”,乃是指诸位大能者,就是指天使说的。’旧约里一再的说到神只有一位。(赛四四6,8,四五5,6,21~22,四六9。)在出埃及三章,耶和华的使者说,我是‘亚伯拉罕的神,以撒的神,雅各的神’,(6,)表面看好像是三位神,其实乃是一位神。

三一神是个奥秘

或者有人要问,神既是一位神,怎能又是父、又是子、又是灵?这就是奥秘。在创世记一章二十六节,神说,‘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,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。’这里神用‘我们’作代名词。到了马太二十八章末了,主耶稣说,‘你们要去,使万民作我的门徒,将他们浸入父、子、圣灵的名里。’(19。)很奇妙,这里的‘名’在原文是用单数,不是用复数。所以,这的的确确是个奥秘。

历代关于三一神的两派说法

因此,从第二、三世纪以来,关于三一神的讲法,主要有两派:一派叫三神论(Tritheism);另一派叫形态论(Modalism),由于这一派主要的代表是撒伯流(Sabellius),所以又叫撒伯流主义(Sabellianism)。三神论者有其圣经的根据,因为父、子、灵是三;然而,圣经明言神只有一位;神不仅是三,神又是一。形态论者也有其圣经根据,例如,以赛亚九章六节说,‘有一子赐给我们;…祂名称为…永在的父,’指明子就是父。又如,新约说,‘主就是那灵。’(林后三17。)在约翰十四章,主说,‘人看见了我,就是看见了父,’(9,)证明子和父就是一。在同章主又说到那实际的灵来了,要住在我们里面,也就是子住在我们里面。(16~20。)每一个仔细读圣经的人都不能否认,子和父就是一,灵和子又是一。所以形态论说,父、子、灵不是三个,乃是一位神的三种形态(mode);然而,形态论者忽视了父、子、灵三者是同时存在,并互相内在的。

自从有了这两种学说之后,历代的神学家都打这个仗。比如,有位很受崇敬的神学家奥古斯丁(Augustine),他并不相信三神论,但因着他讲三一神-父、子、灵,讲到一个地步,有人就说他是三神论者;他再讲一讲,父、子、灵乃是一,人又说他是形态论者。所以,关于三一神这件事,实在是很难讲明白。

神是三,又是一

关于三一神,原则乃是:神是三,又是一。神不是三位一体的神,乃是三一的神。‘三一’(Triune)一辞,原是拉丁字,由 Tri和une 两个字组合而成。Tri 等于英文的three,意思是三;une等于one,就是一。神乃是三一的神。圣经数字的意义,和我们头脑里数字的意义不同。你想神的灵是几位?一位灵到了启示录就变成七灵,(一4,)到底灵是七位,还是一位?讲到神,圣经的三和一是同时的;讲到灵,圣经的七和一是同时的;这是我们人的头脑领会不来的。

基要派不肯讲神是三位,但在他们的下意识里,神就是三位。实在说来,弟兄会也是讲三神论。我在其中受教时,祷告不能祷告灵,最好是祷告父,偶尔祷告主也可以。他们教导人要靠着圣灵,奉子的名祷告父。然而这也很麻烦,有时我祷告:‘父阿,父阿,’不小心就祷告:‘主阿,’觉得不对,就赶快改口:‘父阿。’结果到末了,也不知道是向谁祷告。

因此,我就花一点工夫去研读圣经,确实给我找出来,父、子、灵都在我们里面。以弗所四章六节说,父在众人之内,父在我们里面;约翰十四章二十节说到,子基督在我们里面,书信中也说到这事;(罗八10罗八10罗八10;)约翰十四章十七节也清楚说到,灵在我们里面。那么到底是几位在我们里面?是一位呢,还是三位?我们只能说,神是三,又是一;是一,又是三。

一九三四年,我在上海跟倪弟兄学习时,有一次他请了一位中国内地会的游行布道家来讲道。他讲的内容我记不得了,但我记得其中一两句话。他说,‘你切切不要以为主耶稣和圣灵是两位,你要知道,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圣灵。’‘圣灵住在我们里面,主耶稣就是这个圣灵。’我从来没有看见倪弟兄听别人讲道,一直说‘阿们’的;那是头一次。那天下午,我陪倪弟兄去散步。我们没有走几步,他就转过来说,‘常受弟兄,这个先生讲的是对的,我们必须认识主就是圣灵。’他很重的讲,就引起我的注意。我花了相当的工夫读新约,我不能否认,以全本圣经作根据,我们没有办法把父、子、灵完全分开。

人的言语及头脑无法解释神圣的三一

从一九三三年到今天,一九八一年,已经四十八年了,我从来没有停止研究这个问题,我也读了许多别人的著作。美国达拉斯最高神学院的创办人,多玛格力菲(Griffith Thomas)曾说过,不要把‘身位’(persons)一辞用得太过,否则就会变成三神论。又有人说,神是一,不是在身位里,乃是在性质里;父、子、灵三者,性质乃是一样的,就如同有三个茶几,形状相同、性质相同、颜色相同。这样的说法,还是把神讲成三位神了。然而,对圣经认识准确一点的讲解者,都认为在说到三一神时,人的言语是不够的,绝不要用这些辞用得太过,就如‘身位’一辞,只能暂时借用,不能用得太过。

历代以来三神论、形态论彼此打仗,实在是无谓的,因为神的确有两面的讲究。不仅三一神的真理是两面的,圣经中的每一个真理都是两面的。即使是宇宙中每一件事的存在,都有两面,比方有天就有地,有光就有暗。人从前面看有七个孔,从后面看一个孔也没有。到底那一面是对的呢?两面都对。所以,神有两面,一面是‘三’,一面是‘一’;灵也有两面,一面是‘七’,一面是‘一’。我们绝对无法解释,因为我们的头脑太有限了,我们的言语也太有限了。

对批评者的回答

除了香港之外,后来在美国也有人说我讲异端。一九六四年,我在美国编辑英文诗歌时,把我在台湾所写的八十五首新诗歌,翻成英文,其中很多首都说到基督是灵,是我们的经历。有人就来告诉我,这些诗歌是人不能接受的,不要放在诗歌本里面。我就和这位弟兄一同坐下来,有些交通。

在谈话中他说,‘李弟兄,我们都知道圣经里有“基督是灵”这话,但是今天一般基督徒不能接受,所以你最好不要把这类诗歌摆出去。’我说,‘弟兄,你刚刚说过圣经里有这个东西。既然圣经里有,我并没有越过圣经,就让我讲吧。你和其他弟兄不肯讲,我也不逼你们,但请你们给我自由好不好。当年路德马丁讲因信称义时,许多基督徒都不接受。若是路德马丁也持一个态度,人不接受,他就不讲,那么恢复何在?今天主还在恢复的路上,“基督是灵”和我们经历基督的关系太大了。若基督不是灵,谁能经历祂?弟兄,我接着还要去洛杉矶特会,一连四周,我的负担都是这一点。你若不让我讲这个,我没有可讲的。我们不要为这些事争论,只要我们传福音,讲真理,造就人,叫人生命得造就,建立召会,承认召会是一地一会。只要我们都作这个,那么,你可以照你的讲法,我照我的讲法。好比我们开车,我是这样开,你是那样开。同样都是去洛杉矶,可以由南走,也可以由北走,不要太勉强了。’以后这位弟兄对人说,我这段话是拒绝他作同工。其实没有这回事。我回洛杉矶特会时,还是传有关基督是灵的信息,后来编成一本书,叫作‘神的经营’(The Economy of God)。

圣经的话要照圣经的明文接受

今天我们走恢复的路,关乎一个真理,圣经是怎么说的,我们就照圣经怎么说。特别你们青年一代,第一要记得,圣经的话要照着圣经的明文接受。基督教今天接不接受,我们不在意。圣经说子是父,我们就说子是父;圣经说基督是灵,我们就说基督是灵。你可能受环境、背景的影响,不大乐意照样讲,那你就不讲吧,也不必争辩。好比我这个山东人,从小是吃馒头的,吃米饭并不觉得饱,所以我就继续吃馒头。南方人吃米饭也是一样,不吃两口米饭就不觉得饱,那么就继续吃米饭,不要彼此批评。

保罗说,无论在日期、在饮食上,都不要争论。(西二16。)各人有各人的背景,各人有各人的学习。然而,也不要太顾自己的感觉和学习,总要接受圣经的话;圣经说什么,我们就说什么。我们若都采取这个态度,就不会有难处,也不会分裂。历史乃是给我们亮光,给我们启示,要我们学功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