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节查询:

本书系李弟兄于一九八一年十一月,在香港、台北两地带领亚洲众召会事奉训练,所释放的信息集成。第一至十四篇讲于香港,编为上册;第十五至二十八篇讲于台北,编为下册。

第十一篇 主在南洋各地的恢复

从本篇起,我们要来看主的恢复在中国大陆以外开展的历史。现今主的恢复在全地,除了中国大陆以外,全球各大洲中,共有四百五十五处召会。一九四九年,我们离开大陆时,海外各地最多只有十五处召会。换句话说,从一九四九年春天我们离开大陆来台湾,到现在为止,全地有四百四十处新兴的召会建立。其中有四十处,因人数不及十五人,所以不算在内。扣除这四十处召会,整整有四百处召会,总人数约四万多。

不是组织、运动,乃是主的恩典和带领

主的恢复能达到当前的情形,完全是主的恩典,因为在我们中间,没有差会,没有组织,没有一定的人在那里主持、推动这个工作,完全是主自己作的。我们在海外各地的开始,都是如此。

台湾工作的起始

一九四九年,我被工作差派到台湾。当时我带着一家大小十二口,妻子、八个孩子、一个服事我母亲的女用人,她是个寡妇,无儿无女,什么亲属都没有,她服事我母亲到老,并且照顾我们第二代、第三代。在上海时,因着我的孩子多,她又作不了多少事,所以当地的弟兄们,为我们另找了一个女用人,三十岁左右,是苏北一个被遗弃的女子,她看我们全家都要走了,哭哭啼啼的不知所从,所以我们也带着她一同走。就这样,我们一家十二口都来到了台湾。

到了台湾,我手中只有三百多块美金,这三百多块还是倪弟兄给的;这也是我个人到台湾开工的本钱。我们一家十二口,住在一个十六个榻榻米大的房子里;这就是我在台湾工作的开始。

倪弟兄在工作上,安排了一位会说闽南话的同工,到台湾帮助我。一九四九年夏天,这位同工到台湾走了一趟,看见当时那种落后的光景,就不愿留在这里。倪弟兄向来不强人所难,于是打发他在香港服事;这位弟兄以后成了香港的同工。

美国的开工

若问我到底是怎么生活,怎么工作的,我只能说我所倚靠的乃是活的神。我到台湾来,一家大小十二口,手里只有三百多块美金,而我从台北到美国去作工,也没有钱在手里。同时,我还背负一个重担,就是台湾一百一十几位同工的生活补助费。这个补助费是月月供给,不算太多,也不算太少。当然,主是活的,还是带我过来了。

我到美国时,只有一处召会,人数也很少;同时,台北召会,并没有给我一点供给。我并不埋怨,因为这是我们的家风。远东的召会对我到美国开工,也没有任何供给。他们认为我到了美国,就是到了黄金之地,所以不需要供给。住过美国的人就知道,他们看钱比远东人看得还厉害。所以,这里的人看我到了黄金之地;那里黄金之地的人看我朋友满天下,都以为有人会照顾我。

初到美国时,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服事洛杉矶召会。有一位中国弟兄,是个会计师,我托他替我报税,他告诉我,洛杉矶召会一九六四年整年供给我六百块钱。六百块在那个时候,勉勉强强够我一个人生活。这是我们在美国的开工。虽然我们出去都是过穷日子,但结果都是丰富的。这就是我们的工作。所以,青年人要知道,这条路是恢复的路,是我们走在主面前的。

因此,从我们离开大陆到现在,三十二年了;在这三十二年之内,在海外,没有什么人特别推动工作,也没有什么组织、差会、捐款等,众圣徒就这样往前去了。有的移民出去,特别是同工们,他们受主引导,就出去了。这三十二年,各大洲兴起了四百处召会,带进来的人有四万多,这是正常聚会的。若算不常聚会的在内,相信那个数字是双倍的。我们要看见,这是主的一个工作,是主自己作的。

日本与韩国的起头

一九五七年,召会生活扩展到了日本。几乎没有人作什么,日本的工作就开了头。再看南韩的工作,其实就是一个王重生弟兄作出来的。他是个道地的韩国人,在日本占领韩国时,因着不肯在日本人手下,就随着他父亲,偷偷离开家,来到中国。因此,他也受了一点中国教育,学了中国话。他原名不叫王重生,乃是他在军队里得了肺病,在医院养病时,因着听到我们传福音,接受主得救后才改名为王重生。一九六六年,他回到韩国。从六六年至今,不过十五年,在那里已有三十处召会,一千八百八十人;这也是主自己作的。

所以,年轻的一代,你们必须把这些事看清楚。这不是基督教里的一个组织,也不是基督教里的一个什么运动。我们在这里既没有发起什么,也没有组织什么,你有负担受主引导,你就往前去;主怎样带领你,谁也不知道,只有祂知道。

南洋的历史

现在我们来看主在南洋的工作。主在南洋各地的恢复,目前已达到菲律宾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、泰国等五个国家。

菲律宾

不清楚的开头

菲律宾第一个有聚会的地方,是马尼拉。先是有几位中国人,在圣公会里聚会,后来因着稍微看见一点真理、亮光,就不愿意留在那里。王载弟兄,原是与倪弟兄一同在福州开头聚会的,后来作了游行布道家,于一九三五年到了菲律宾,对他们那一班人讲道。这班人就得他帮助,从圣公会出来,自己有一个聚会。王载回国之后,就把缪绍训弟兄介绍到马尼拉传道作工。缪弟兄是在福州得救,而后一同事奉的。那时,他是个全时间的传道人,和福州城外那个聚会,比较接近,但并不在那里聚会。这时,王载把他介绍到马尼拉,此后他就在那里传道、作工,也有了聚会。这可以说是个不清不楚的开头。

倪弟兄的访问-种下召会立场及生命方面的种子

之后,陆续有人得救,那些得救的人,虽然没有直接得到倪弟兄的帮助,却间接借着他的书报得了帮助。一九三七年夏,倪弟兄到了菲律宾。他在马尼拉第一次讲道时,一上讲台,就问:‘你们要我讲什么?’一位老姊妹就问了一个关乎召会的问题。倪弟兄在那个回答里,有亮光释放出去。他们那一班人,就因着倪弟兄的话,对召会的立场有了清楚的看见。

一九三七年一月,倪弟兄在上海同工聚会里,头一次对我们讲‘工作的再思’的信息;那一次,关于召会是讲得再清楚不过。夏天他访问马尼拉之后,回到中国,十一月又在汉口对大家重新讲了一遍。倪弟兄对召会立场的清楚,负担之重是前所未有的。所以,他到马尼拉访问时才会问说,‘你们要我讲什么?’以后,他们就请倪弟兄到碧瑶山上,对一百多人讲道。他就讲了‘基督得胜的生命’、‘圣灵的浇灌’、及关乎召会的信息,有一班人因此得了帮助。倪弟兄就在那里,种下了召会立场及生命方面的种子。

李弟兄被邀请

一九三七年,在上海参加同工聚会时,我被安排住在一位马尼拉的华侨林弟兄家。我在他家住了十天左右,所以彼此有相当的认识。不久,太平洋战事爆发,上海租界没有了,他们一家就回马尼拉去。一九四一年,他们来了一封邀请函,请我去菲律宾;但我覆信说不能去。之后,上海出了事,聚会关了门。太平洋战事也越演越烈,各地的交通就断了。

一九四五年,日本投降。四六年交通逐渐恢复,上海开始有了复兴。马尼拉的弟兄们,就到上海来。他们当面题起,林弟兄盼望我到菲律宾去,那里的弟兄们也盼望我去。到了一九四八年底,我也有了这个负担,所以就办了护照,准备到南洋各地。然而,因着中国政局的变动,未能成行。四八年底、四九年初,我就在上海紧急赶造上海大会所。

一九四九年初以后,我去了台湾,遇见二位从马尼拉来的华侨弟兄。我们在台北的第一个会所,就是这二位弟兄出钱买地盖造的。他们极力邀请我去马尼拉。那时,中国人到菲律宾是很不容易的。因为一九四六年,菲律宾政府脱离美国的辖管,成为独立的国家后,就非常限制中国人到那里去。因此,办签证极不容易。

李弟兄第一次的访问-接受负担作主体的帮助

到了一九五○年底,我在台湾的工作告一个段落;同时,菲律宾的手续也办出来了。就在一九五○年十一月十七日,我去了菲律宾。

我被接待在会所,那里蚊虫相当多,所以到了第三天,就得了严重的痢疾,送医院急救。主怜悯我,叫我得着了恢复。你们千万不要以为,主的工人出去作工尽是受人敬奉的;不错,一面是受人敬奉,但另一面真是受苦。之后,我就被安排住在一位老姊妹家。

在马尼拉的第一场同工聚会,是在一位弟兄家里。缪绍训弟兄开场就说,‘李弟兄,我们在这里多年,感觉羞耻,工作作得不像样,召会带领得也不像样。所以我们请你来,真觉得需要你的帮助。’我从幼年事奉主,受了一些带领,特别我实在感激倪弟兄,我从他得了许多美好的帮助。他当时的一个带领,就是我们出去作工时,连人骗你的话也要信。不要因为你聪明,人嘴唇的话,你知道不是真的,你就不信。倪弟兄说,即使人嘴唇的话是骗你的,你也得信。

我真的就照缪弟兄的交通,接受了负担,在那里撒下神工作的种子,因而有了主的祝福。这一作就到了年底。一九五○年底,在会所楼下有一个聚会。我请了三班人,同工、长老、执事,总共差不多四十人,一同来聚会。我对他们说,‘我来了一个半月的光景,你们同工起先对我说,需要我的帮助,长老们也说要我帮助,执事们也说需要我帮助。我是个敞开的人,我们受主差遣出来,帮助一个地方召会,但帮助的方法不同,要视一个地方召会的实际情形而定。我们对召会的帮助分二种,有的召会自己可以往前去,只是需要我们来加强,这种帮助是作客的帮助。我们帮了一段时间,就会走了。另一种,就是这里的召会觉得自己没有办法,把召会交给我们,要我们重新带领,好好的帮助。这就不是作客的帮助,乃是我们作主体,带领整个召会。我请你们一点不要客气,都在主面前告诉我,你们需要那一种帮助,是作客的帮助,还是作主体的帮助?’

我的话刚说完,缪绍训弟兄就站起来说,‘我代表众同工,请你来作主体的帮助。’另一位也站起来,代表长老说,‘我们需要第二种的帮助。’后来,又有一位弟兄站起代表执事们说,‘请你照着第二种方式,帮助我们。’因着这样,我就接受他们的邀请。

成立长老室、执事室

然而,因着台湾刚刚开工,头一年就翻了三十倍,当地的工作也是相当的多,所以我就答应他们,每一年划出一部分时间,大概是三、四个月在马尼拉,其他时间留在台湾作工。同时,我也盼望他们同工、长老、执事,人位一概不动;并且众人来在一起事奉,从前的作法,要一概到此为止,今后一切要随从新的作法。接着成立长老室、执事室,并安排陈美西、王淑贵二位同工姊妹,为执事室的总负责人。大家都同意了。

之后,这二位姊妹来告诉我说,‘李弟兄,我们没有办法作下去了,因为你安排的,等到你不在时,缪弟兄把这些全都改了。’我就对二位姊妹说,‘你们且不要管,因为那天,他们众人统统交出来了,要受带领,要我作主体的帮助。你们还是照着我交待你们的作,缪弟兄怎么改都不要紧,你们还是照我说的改回来。’我不在时,缪弟兄把一切都改回去,这叫我里面打了问号,到底他开头说需要帮助的话,是客气话呢,还是真话?

带领传福音,开特会,作训练

虽然如此,主还是祝福。到了第二年,就是一九五一年,二、三月间,那时召会传福音,三月十一日有一次受浸,共有二百二十八人,为人数最多的一次。受浸之后,他们就受带领。我在那里作了五个半月,就回到台湾。从一九五○到六○年,有十年之久,平均说来,每一年,我总有三到四个月在马尼拉。换句话说,在那十年之内,我总是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马尼拉,三分之二在台北。我回台北,多半是先开特会,然后作训练。在马尼拉,却不是那样;我在那里有时有特会,有时有一点训练,但几乎每个主日,都是我在那里讲道。

为着需要重新安排长老

有一天,在长老、同工事奉聚会里,有一位长老站起来说,他要辞去长老的职责。因为他觉得在我们中间作长老,非同公会的长老,公会的长老是挂名长老,什么事都不用作,而我们中间的长老是实行长老,什么事都得作。他自己说,他作生意忙,身体又不好,担不起这个担子。他辞了,别的长老也跟着辞了,一个一个辞,辞到一个地步,缪弟兄也是长老,他也辞了。所以个个长老都辞了,当时我并没有说什么话。

缪弟兄根据这个情形,就来对我说,‘李弟兄,无论如何,请你在这里把长老的事,重新给我们安排安排。’主给我智慧,看得很清楚,缪弟兄是要借此,利用我稳定他的地位。他盼望我重新再安排,以他作第一名长老,因为那时有一班弟兄姊妹,对于他是同工是承认的,但对于他作长老就不以为然。他来见我,好像很恭维的样子,说,‘李弟兄,只有你能作这个事,趁你在的时候,替我们大家安排安排。’我里面很清楚他的用心。在主的恢复里,是没有政治这一套的,所以他说了,我也不作什么。我所以不作,是要让时间拖长一点,把人的真相显露出来。

约过了四、五周,缪弟兄又来找我,要我无论如何总得把这事办一办。我看他来了第二次,觉得事情成熟了,应该作一点。于是,我就和年长的弟兄姊妹,当地召会中爱主、有属灵分量的人,无论是不是同工或长老,我都在那里和他们有个别的交通,问他们的感觉。那些爱主、属灵的人,都把他们的感觉告诉我。结果,他们所感觉的,就是我的感觉;我的感觉和他们是相同的。既然缪弟兄催促我,也坚请我安排长老的事,我想我也有这个地位安排,并且感觉也清楚了;所以有一天,大家来在一起,他们要我发表对长老安排的事。这一发表,缪弟兄不赞成,因为长老的名单里没有缪弟兄,也没有另一位领头的同工吴仁杰弟兄,他们里头大失所望。这就是马尼拉发生问题的重点所在。因为他们两人都是希望利用我的地位和声望,设立他们,不只作长老,更是作头二名的长老。

然而我在主面前,在属灵上一点不觉得是那样。同时,召会中一班属灵、爱主的人也不觉得那样。所以,等我一发表新长老的名单,没有他们二位,他们里头就如同大石沉海。因着他们都辞了长老,并且缪弟兄也请我为他们安排长老,所以这时按着真理,他们是不能说什么。

召会出事的根

然而,这就成了马尼拉召会出事的根。以后,缪弟兄曾告诉人说,马尼拉召会原来有一班长老,而李弟兄一去,就把他们那些长老给换掉了。意思是被打压着换掉的,把他缪某人去掉了,也不准他作长老。李弟兄把他们都去掉,把那个地方的聚会,拿到自己手中。

一九五三年下半年,在台北有第一次正式的训练。那次训练特别有主的同在,我们查读了以弗所书。马尼拉吴仁杰弟兄,也来参加,并且大得帮助。他相当服下来,接受职事的带领。然而,等他回去之后,接触了缪弟兄,又受到影响。结果,连吴弟兄这个人也被破坏了。

到了一九五九年,台湾又有一次训练,吴弟兄又来了。这次训练里,台湾有几位青年弟兄,全时间的同工,也在那里。说句不好听的话,他们正在暗中酝酿反对的事。吴弟兄一到周末,训练休息了,就不留在台北,总是到外埠跟那些反对的人联络。这件事我也说他不对,他里头就气起来。等到那个训练结束,他就回到菲律宾。他回去之后,第一篇信息,就说台湾也有不服的,也有造反的。他并且联络那些有钱、有势、爱世界、对我属灵带领不满意的人,与他们连成了一气。

重人情和爱世界的难处

另一面,在马尼拉住久之后,我就了解当地真实的情形。我发现马尼拉聚会的开头,不只立场不清楚,异象也不清楚。不仅如此,那里的人非常讲人情,世界的味道很重。我在那里讲属灵的道,不是特别去对付这两件事,但很自然的就讲到对付人情,对付世界。这一讲,就讲了十年之久,并且越讲,越有相当的弟兄姊妹得帮助。然而,几年下来,有些爱护我的人,就觉得我不太懂人情,不太给面子。比如,有位生意作得相当成功的弟兄,他的母亲过世,我就和大家一同去参加丧礼,但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。这事情也得罪了他;事后,他很不满意的说,‘我非常尊敬李弟兄,在财物奉献上我非常顾到召会,但我母亲过世,他是领头的,应该有特别的表示。’从那时候起,他就非常不满意我,暗中就有话出来了。

在马尼拉,行婚礼乃是一件不得了的事。因着我们讲到要对付世界,弟兄姊妹接受这个帮助,就不要世界了;但在行婚礼的事上,有的人就是不能脱开世界的那一套。会所不给他们行婚礼又不行,因为在马尼拉,在礼拜堂行婚礼是天经地义的事。于是到末了,弟兄们经过交通后,就有一个非正式,也非寻常的定规:凡结婚时,不要世界那一套,只要简简单单的在主面前,和弟兄姊妹有聚会、祷告的,就在会所楼上;谁要世界那一套,又化妆,又照相,又有这又有那的,就在楼下。这样作以后,弟兄姊妹里头又有了怨声,又开始不满意。

召会的分裂

当我在台湾,听到马尼拉二位领头的同工对我的带领有了问题,我就写信告诉长老们:‘你们在那里的情形,我都听见了,我不会再去了。我当初去带领你们,是你们交给我,愿意接受我的带领,所以我去。现在,你们竟然是这个光景,我何必再去?’这是一九六○年的事。

然而长老们说,‘你上次来时,曾应许青年人,一九六一年要带他们到碧瑶山上去,好好给他们一个带领,无论如何你要履行你的话。’我就覆信说,‘好。我去,但只到马尼拉停一下,就上碧瑶山去带领青年弟兄们。完了之后下山,我就立刻离开马尼拉,我不到会所去。’长老们也就答应了我。岂知那一次上山,人很多,并且是一次相当好的训练。在那次训练里,个个都得了释放,里头都复兴了起来。

那几位长老就来围着我,请求我下山后,在主日讲一篇道再走,好对当地圣徒有个交待。我一听,实在觉得为难,最后只好答应,下山后留在那里过周六,主日讲一篇道,周一才走。然而,那几天马尼拉召会就起了大风波,有人印制单张,其上写着‘打倒四长老,赶走李常受’,到处分发,局面纷乱。于是,弟兄们觉得我应延缓下山;几天后我就返台了。

我离开之后,魏光禧弟兄有负担去看望那里的召会。他到那里去帮助时,事情就发生了。有一天,缪弟兄和吴弟兄就和那班有钱有势的人,一同行动说,他们是召会产业保管委员会的人,主席也是他们的人,所以他们有权柄,把这个会所封起来,不准人使用。所以,当长老们带着弟兄姊妹到会所守晨更时,就看见会所门口改了,有一个当警察的护卫兵,拿着长枪把门站岗,门上也贴着告示说,没有保管委员会出的许可,任何人不得进这个会所。所以长老们和那些爱主的人,以及魏弟兄,就一同召开紧急会议,打了二分电报,一分给我,一分给香港;香港那时是陈则信弟兄在带领。

当时香港回电说,你们应当另有聚会。那时,四位长老和魏弟兄就得到鼓励,因为他们也是那样觉得,既然会所关了,只好自己另找会所。过了一天,我的覆电才到,我说,你们应当和缪、吴二位严厉的办交涉。然而这个电报到时,他们已经找好了会所。这样,马尼拉就有了分裂。马尼拉被反对的人占领去的那个聚会,完完全全又回到我未去带领以前的老样子,归回原来那个不清不楚的情形。

新的起头

那些清心爱主爱召会的弟兄姊妹,被圣别出来,在新找到的会所,有了一个新的起头。从那时候起,逐渐的在马尼拉周围,主也兴起几个地方,在大岷区有六个召会。这六个之外,还有碧瑶、宿务、伊里干、三宝颜等,共有十处之多。

除了这些之外,在菲律宾还有一个大岛,叫民答那峨(Mindanao),这一区的当地语言是维萨延(Visayan)。这一个地区的召会,是借着一位华侨弟兄兴起来的。他从小就到民答那峨,会讲维萨延话,并且也懂一点英文和中文。他得救后不久,我就到了菲律宾。当时我出版了‘圣经要道’六十题,他就把‘圣经要道’六十题,统统翻成当地的语言,不仅自己讲,自己翻,还自己印行,并且作了一些诗歌,实在有恩赐。他娶了一位当地的女子,他的样子长得也像个当地人,不过他实在是个中国人。在那里,他什么都不用,只单单用‘话语职事’、‘圣经要道’这一类的材料讲道、传福音。结果,他从什么都没有的地步,在不到三十年之内,就建立起一百一十二处召会。

到现在,菲律宾总共有一百二十二处召会,约有一万六千多圣徒。

新加坡

新加坡是个城国,一国就是一个城,一个城就是一个国。城叫新加坡,国也叫新加坡。这里的人口,八成是中国人,二成是印度人、马来西亚本地人,还有一班欧洲的白人。所以,英文在那里可以用,本地话也可以用,当然,中文更可以用。现在当地的政府,鼓励华侨在那里不要说家乡话,要正正式式的说北平的国语。换句话说,新加坡就是今天的小中国。他们重要的官员也都是中国人。

一九三四年,在新加坡开始有聚会,有位王开森弟兄在那里。他们那时是看见了一点真理,但也不是太清楚。尔后,有所谓同工中的一位,陆忠信弟兄,(他也是开除倪弟兄中的一位,)到那里作工。我和他初识是在一九三四年,倪弟兄在杭州那一次得胜聚会,也就是倪弟兄结婚那次聚会。那时陆忠信弟兄还在聚会中领诗;我乃是根据这个,以为他已经和倪弟兄有过对付了。实在说来,他在新加坡作工,从起头就没有把新加坡带到一个清楚、确定的基础上。

一九四八年,倪弟兄的职事恢复了,在鼓岭山有训练。陆忠信弟兄也去访问。在那次训练里,倪弟兄非常着重的打一个点,就是要同工们受完训之后,不要再像从前那样到各处跑,都要在一个地方住定下来。那次的训练,着重看见耶路撒冷的路线,就是住定下来的路线。一九三七年所看见的,是安提阿的路线,乃是出外作工的路线。所以倪弟兄说,‘你们都要到一个地方住下来,并且在一区之内,选择一个比较大的地方作中心。同工们都住在那里,重要的同工也要在那里作长老,并且作带头的长老,带领那里的召会。’

陆忠信弟兄在新加坡作工,不太受重视,也不是很愉快。他从倪弟兄的鼓岭山上训练下来,一回去就将所听见的大讲特讲。他说,地方召会都要交给同工们,同工们要在那里带领,并且用福州城里交出来的事作例证,要大家都得交出来。他的意思是,他回到了新加坡,要新加坡交出来,也就是交到他手里,让他来带领。他这一讲,就把王开森弟兄讲反了。

王开森弟兄说,‘从前我们很尊敬倪弟兄,他在“工作的再思”里说,有了召会,设立长老,就要把召会交给长老,同工们要出去跑,不要过问召会。现在,鼓岭山上又变了,说什么耶路撒冷的路线,由同工们来接收召会。’所以,新加坡是第一个定罪福州事件的。福州事件就是一个福州城的聚会,交出来了,交给工作去接收。所以,陆忠信是适得其反,吃了闭门羹。同时,王开森说,‘我们虽然没有见到李弟兄,李弟兄当然是和倪弟兄站在一起。’在这之前,新加坡也有人请我们去,但陆忠信弟兄这么一作,新加坡召会就向我们关了门。

新加坡召会根本不认识我,但陆忠信弟兄在那里,大卖我的牌子,因为倪弟兄被关监了,他只好卖我的牌子。到了一九五三年,马尼拉有一个国际聚会,陆忠信弟兄又从新加坡到了马尼拉,在那里,又卖我的牌子。这时,王开森就认定陆忠信和李弟兄是合起来的,便更加反对。

之后,陆弟兄又去了马尼拉几次,都住在工人之家。有一天聚完会,大家回到工人之家,坐下来交通。在交通中,我就说了他。我说,‘你在南洋,新加坡跑印尼,印尼跑泰国,你怎么能这样一直跑?你看你到底跑出什么结果来?’几次长老们请他讲道,他在讲台上,讲来讲去,就是讲受浸要先到水里浸一浸,只能讲这么一个道。那是几十年前,开工时的道,脱宗派、受浸、蒙头、擘饼等;但他竟然在那个时候,还讲这么一篇老道,讲得大家垂头丧气。所以那一晚我才说,‘陆弟兄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’

这事以后,他告诉人说,他听见我那一篇话,真是感觉羞耻。本来他是站在倪弟兄那一边的,站不成,就转来站李弟兄这一边;站李弟兄这一边的结果,倒是给李弟兄责备了一场,所以,只好反了。那晚,在那个局面里,这个反的种子种下去了。

一九六一年,马尼拉事件爆发后,他在新加坡立刻响应。他这一响应,就马上和王开森合一了。这时,王开森也欢迎陆忠信。一九六二年,他们二人在一个主日,在新加坡的聚会里,站起来正式声明,不要召会立场,也就是不走召会的道路。然而他们这一声明,就出了事。因为在新加坡,还有几个懂真理的人,他们这一班人就不能接受。所以这班人说,‘你们既是正式声明,不要召会立场,你们就不走召会的路了,那你们和公会就没有什么两样。我们从前脱离公会,今天我们也只有脱离你们了。’所以他们就出来,开始另有聚会。以后,张晤晨弟兄一直去坚固他们。一九六五年,我也曾去看望他们。现在他们也很蒙主祝福,约有一千多人,并且也买了地,准备建造会所。这就是新加坡的情形。

马来西亚

马来西亚分东马和西马。第一个地方召会,就在实兆远。一九二四年,倪弟兄被请到马来西亚的实兆远,在那里有人接受了召会的真理,第二年就开始有聚会。后来在槟城,约于一九三四、三五年左右成立了召会。而后,东马也有了召会,大部分是在沙劳越。从那里又到了沙巴,沙巴就是东马最东的一部分。马来西亚至今共有二十处召会。

印尼

印尼的召会,大部分是从一九三六、三七年开始的。先在泗水,以后就到了万隆,再后就到了雅加达。雅加达是个大地方,是到一九五几年才有召会的。这个地方是从王载弟兄开始的。王载弟兄在印尼接触了泗水的一班弟兄们,以后他们就开始聚会。虽然是王载开始的,但弟兄们都读了倪弟兄的书,从倪弟兄得着许多帮助。以后慢慢转了,一直转到一九六六年底。六六年,我经过香港,在那里遇见一位弟兄。他坚持请我一定要去印尼,所以那一年,我就去了印尼,先到雅加达,再后到泗水、万隆。

一九六八年,我又去了一次,当时弟兄们一再请求,从台湾安排几位同工去印尼帮助。那时,张晤晨弟兄也非常推动这事,觉得台湾这么多的同工,不要都留在台湾,应当出去几位。所以就题了三、四位弟兄,直到一九七一年,出国手续才办成功。

所以一九七一年以后,弟兄们就接二连三的去了好几位。这时有位我们中间的同工,在那里定罪我控制远东。在这位同工去访问印尼之后第二年,弟兄们的手续大部分都办好了。所以他就说,他刚走,第二年,李弟兄就派了几个台湾同工,去把印尼看守起来。所幸在这位同工没去之先,印尼早就要我们差遣人去,并且是印尼方面在那里替这几位台湾同工办手续。早也办不出来,晚也办不出来,偏偏等这位同工去过之后,手续都出来了。在外面看,好像是我控制,逼得他是无路可走。事实上,主知道。

在天地间,我能向鬼魔夸口,五十年来,我讲的道没有改,我走的路没有改,我从来没有更换我的同工,我和任何人同工了,就是同工了,谁都不能闭我的口。求主怜悯,在这地上我的同工最多。众人在这里都能作见证,我从来不管人的什么事。

所以,印尼就这样越过越上轨道,越过越稳定下来。我希望印尼的弟兄们,或者几位去帮助印尼召会的弟兄们,要到主面前去,好好有祷告,重新有学习,有考量。现在印尼有十七处召会,也有一些当地人加入召会生活。

泰国

泰国的第一处地方召会,就在首都曼谷。曼谷开始得相当早,是一九四二年开始的。同样的,也是在不清不楚中开始。到有一天,因着和香港出事的人接触,在曼谷这里就把那些清心的人,完全从会所赶出去。一九六九年,弟兄们被异议者赶出来后,就在那年十月间,另租房子开始聚会。在曼谷南面,也就是在泰国南部,还有几个地方,一共有十二处的聚会。

我们实在感谢主,现在,这地上各大洲都有主的恢复,这实在是主的恩典,是主自己作的。我要再强调的是,我们都必须看见两点:第一,什么是主的恢复;这个异象,这条路,这个恢复,我们要看清楚。第二,我们的心要清洁,我们的人应该对;如此,主的恢复在地上才能有一条出路。这是我讲说主恢复的历史的负担。